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4800阅读
  • 1回复

天津过年歌

级别: 童生
                                                                 天津过年歌
                                        李琴湘

辛酉除夕,余自九江发南京舟中无事,夜不成寐走笔作《过年歌》,以代守岁。昔乡贤杨 无怪先生作《皇会论》叙述会中情形甚详,偶读一遍犹逛会也。今谱是歌犹过年也,惜乎文笔不及耳,风俗移入贤者,不免邦人君子幸省览焉:
  过了腊八 小寒大寒 (过了腊八就是年 大寒小寒 又过新年 俱津谚)街头上鱼篮浅子一声唤 唤起了新年
  不多时 卖年货的 渐渐的发现 卖年画 写春联 窗户花 和吊钱 石榴花 赛鲜 饭花  门神还有灶王龛
  茶食店 先把宫灯点 送年礼 点心大全
  纸祃铺 大开门面 满满的香腊纸锞和元钱 外有南鞭
  蒸食铺 居然可观 平日买卖有其限 到这时门外堆成了花糕馒头山
  走马灯 年年转 连生贵子 福寿双全 宗宗样样都带着吉语吉言 唯有吉利灯 卖的总要早几天
  花炮市 常在北门前 大花筒 小南鞭 盒子八角 月落金盘 起花钻天似火箭 天响地响真讨人嫌 这两种 最危险 巧巧的一星之火 就烧了万顷之田
  种种全是过年的预备段 好供给大人孩子一齐玩 从此后孩子胡反没人管 大人闹的亦翻了天  学生过年从放学起 谢了圣 先生就没有权 父母乱花钱 儿女更随便 家庭教育好模范 学生怕上学 这就是一个起源
  还有一个纪念日 就是腊月二十三 糖瓜祭灶新年来到 灶王照例的要上天 恐怕上天不说好话 灶王的嘴所以要粘 依吾看 打灶的人偏媚灶 这叫作心苦嘴甜 好在往返不过一个礼拜 换一副新门面 再受那旧香烟
  人人衣服更换 家家灯彩高悬 贴窗花 挂吊钱 三十日忙一天 妇女妆犹晚 悬影像 好祭祖先 过年的正经事只此一端 吃扁食 或汤圆(南人旅津者食之)家家吃一顿团圆饭 这亦算情理上行其所安
  按旧例 不许安眠 不安眠 才算过年 其实安眠亦是难 讨债的路上不断 欠账的门都不能开 卖食物的迎门呐喊 好像人家欠他的钱 糖墩瓜子冰糖蘸 粽子凉果和麻团 白天的食物 这一夜俱全 有的为小孩好吃零碎 有的为大人好解馋 有的为夜宵当点心卖 有的是借名目赚妇女的吉利钱(如粽子为种子之类)
  爆竹响连天 一夜不断 烟熏火燎 熬的眼蓝 半夜辞岁 有压岁钱 刚过十二点 又要祭神仙 祭灶可提前 上供亦简单 清茶一碗 麸料一盘 草草的祭完 接大纸 神仙全 供三牲 排香案 磕头礼拜 加倍的心虔 一柱高香一挂鞭 仿佛似神灵在天 九天仙女 吏部天官 驾云端
离不远 童男童女 看得见 过来过去就在眼前 鞭炮有万千 上供又齐全 真不怕花钱 神仙焉能没有缘 管保你发财 管保你升官 管保你子孙万代 四季平安 
  天发亮 神敬完 念喜歌的到门前 增福财神数一遍 爷爷奶奶叫一番 不耐烦 快给钱 紧接着又要拜年 这时候早听得见面发财满街的喊 抢攘抢攘的说是拜年 前清的时候穿袍套 当行的先生是早班 手持红帖过门拜 往往头齐脚不全 民国以来衣服变 鞠躬脱帽总不自然 一般人还是作揖请安 并且说这是中国年 不是外国年 东家走 西家串 你来我去团团转 还要赏钱
你花十角 我花一元 其实两家常见面 这时候各人要花些各人的钱 只多着交易一番
  新元旦日 铺户把门开 不作买卖竟吃饭 还许是赌钱
  大街上 行人减 好不凄惨 把一个繁华世界 变作了逃反后的庚子年 云淡风轻近午天 残妆妇女街头见 花花朵朵 接二连三 非等闲 天后宫去还愿 一来为儿女 二则求平安 开庙门 头一天 摆摊的 列两边 耍货玩物十样大全 打锣打鼓人声乱 往后去又看洋片 庙里面人海人山 烧香妇女走中间 男子两旁站 如同站班 不得看 往里钻 巡警出力将人赶 只许老道周旋其间,这算是香火因缘
  初一晚 早安眠 后半夜 炮响连天 原来是财神亦过年 睡梦间 只听得有人喊 半夜叫门明目张胆 进柴进水闯进了院 高声说拜年 财神向来吾不敬 吾家与财神亦没有缘 倒有捶门打户的来要钱 吾却像财神一般 真是奇谈
  商家敬神更体面 天天本赚的财神的钱 财神原来回回教 西域祖国穷的可怜 却来此地搭救市面 莫非说他是国事犯 显灵显圣露他有钱
  过年的大事不过如此 其余的就是吃穿 吃的事关系匪浅 宗宗样样都有来源 虽然不见经传  口头的历史家家传 初一扁食初二面(亦有吃合子者) 五六的饺子恶人怜(亦曰捏恶人嘴) 七小豆腐头不痛 八日合子家不散 十五的元宵大团圆 前五天不许花钱 天天要吃隔年的饭 鱼烂肉变酸 丝糕年糕起了咸 馒头花糕又硬又干 其实另买另做亦随便 唯独太太有例 老爷怕作践  努力的加餐
  铺户里 大鱼大肉 海碗冰盘 吃的肠肥脑满 大便大不便 天天要吃槟榔四消丸 
  妈妈例 数不全 有土不须掸 糡子不隔年 煮饺子高声喊 吃粽子亦宜男 带子筷子字音不变 戴的花要扔在街前 元宵改名叫元宝 红枣的本名就是炭 五天内最忌讳摔盘子打碗 更奇怪的鞭炮商标还写状元及第 各家门对还写天子万年 光阴似箭 春色阑珊 不知不觉的过了月半 
看花灯 是上元 各街铺户 锣鼓喧天 男男女女 巷溢街填 直闹到残灯末月 漏尽更残 
  中国口称女教严 特别例外是过年 自从初一上庙起 天天不许动针线 针七眼八有故典 斗牌听戏所有权 到了看灯更是大典 十六走百病 是女子卫生第一篇 虽然终究有名目 有时限  向来的女子自由 略见一斑
  欧洲大陆日耳曼 过年风俗本有点蛮 后来又有耶酥圣诞 多少有点教育在里边 中国风俗 来自田间 因为终年勤苦 所以岁晚务间 吃吃饮饮把亲邻串  彼此见面喜喜欢欢 靠天吃饭 当求神仙 亦造舆论 只借吉言 红鸾喜过嫁妆 花不了什么钱 住城的人 推波助澜 讲虚话 花实钱 摆佛爷 亦是玩  嘴馋身又懒 妇女尤随便 又过的什么年 那一天又不是过年 不过是加倍的花钱格外的赌钱
  阴历年 太敷衍 阴历年 死不变 有人说 应当断 依吾看 不必管 你不见中央政府怕过年
老夫聊发少年狂
级别: 禁止发言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9-14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